最新|疫后发展“小目标”|巴中特快|走廊记录者|中巴经贸热线|短视频|专线直击·出海|巴基斯坦人在中国|直播|中巴农业与产业合作|专题·活动

巴铁瞄准中国近千亿进口食品市场

2021-10-19 09:24 来源:中国经济网  

编辑推荐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190)
 (京ICP证140554)
微信图片_20210901143254.png
01.png

巴铁瞄准中国近千亿进口食品市场

2021-10-19 09:2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巴基斯坦物产丰富,但就算是在市场对外高度开放的中国,也鲜见巴基斯坦的加工食品。在京东上搜索“巴基斯坦”,超过一半结果是书籍,为数不多的农产品是巴基斯坦大米,如果把搜索范围缩小到“巴基斯坦食品”,基本所有选项都是大米、水果等未加工或者简单加工的农产品,加工食品只有寥寥无几的调味品。

  在这个我们称之为“巴铁”的国度,食品加工业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距离吃到巴基斯坦生产的橄榄油和水牛奶还有多远?
  尴尬的巴食品加工业
  巴基斯坦为传统农业经济社会,食品行业是仅次于纺织业的第二大产业,拥有大型食品加工厂1000多家,然而巴基斯坦食品出口情况和巴第二大产业的身份并不匹配。据巴数据,2020年7月至12月,巴基斯坦食品出口额为2500万美元,不仅远不及家用纺织品出口额的20亿美元和成衣出口额的12亿美元,甚至不及烟草出口的2900万美元。
  针对这一反差,巴基斯坦农牧部秘书长穆罕默德·伊斯拉尔(Muhammad Israr)表示,制约巴基斯坦食品出口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国际认证不达标,“巴基斯坦需要引进ISO认证,或者引进全球GAP认证和健康认证。向发达国家出口食品需要认证,这是强制性要求。”
  制作工艺和科技水平也制约着巴基斯坦的食品加工业,不止一位巴基斯坦业内人士在公开场合呼吁巴政府加大农业投入、引进更多农业科技。以蜂蜜为例,巴基斯坦费萨拉巴德农业大学前校长伊克拉尔·艾哈迈德·汗(Iqrar Ahmad Khan)表达了他的无奈:“我们都知道蜂蜜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是我们没有提取设备,普通蜂农负担不起。”
  即使生产出来,也未必卖得动。巴基斯坦总统阿里夫·阿尔维曾表示,巴有潜力成为最大的蜂蜜生产国之一。巴开普省省督沙·法曼(Shah Farman)特别骄傲地向中方蜂蜜厂家介绍开普省的蜂蜜:“我们的蜂蜜有两个特点,低糖度和低冰点,即使在零下3度,也是液态。”
  但这样优质的蜂蜜,却因检疫问题无法直接出口欧美,而是得在中东等地区贴牌后再销往欧美。巴基斯坦国家银行数据显示,2020年7-11月巴出口天然蜂蜜635.1万美金。数字的背后是巨大的利润流失,“我们每公斤蜂蜜卖20或25美元,而其他国家包装我们的蜂蜜后,就能以100美元出售。”巴农业研究理事会主席穆罕默德-阿泽姆-汗博士(Muhammad Azeem Khan)说。
  巴基斯坦农牧部秘书长穆罕默德·伊斯拉尔(Muhammad Israr)用“靠天收”来形容当地的作物种植技术水平,“我们还没有完全发挥出这些作物的潜力,农民只能依靠降雨,还没有达到有效灌溉系统的门槛。”
  丰厚的农业资源,受限的技术水平,巴基斯坦迫切期待中企的参与。
  开普省为中企“栽下梧桐树
  巴基斯坦劳动力成本低,物产丰富,发展潜力巨大,是不可多得的农业“富矿”。巴基斯坦开普省首席部长工商业特别助理阿卜杜勒·卡里姆·汗(Abdul Karim Khan)表示,该省拥有五大农业气候带,以及世界优质水果品种,出口到40多个国家。除此以外,当地生产的烟草占巴基斯坦全国的75%以上,也有巨大乳制品和水产渔业资源。“同时,开普省邻近中亚地区,中亚国家对于巴肉制品有很大需求。”
  无论是巴基斯坦当地的政府官员,还是巴农业领域的学者,都对中国投资者的到来表示欢迎,甚至不计成本吸引中国资金和技术。巴基斯坦中巴经济走廊事务局主席阿西姆·萨利姆·巴杰瓦(Asim Saleem Bajwa)透露,开普省政府为巴当地投资者提供了大量土地,鼓励他们与中国私营企业建立合资企业。沙·法曼更是直言,“未来3年,我们有这种潜力,并为此做好了准备。”
  据悉,巴正收集大量闲置土地,准备建设中巴农业示范基地,推广引进中国先进的农业科学设施技术。对中国来说,推动中巴农业产业的合作,也是推动农业产业的发展和出口,也有利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走深走实。中国农业国际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刘雅丹表示,中国农业科学院以及下属的研究所和一些农业单位,在种植加工、牛羊疾病防治和棉花种植方面,都已经有了和巴基斯坦的良好合作。
  为了“引来金凤凰”,当地不仅“栽下梧桐树”,还在梧桐树上为凤凰搭窝,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第一阶段的基建项目经济效益日益显著。巴基斯坦开普省投资委员会首席执行官哈桑·达乌德·巴特(Hassan Daud Butt)表示,受益于这些基建项目,该地区的烟草、橄榄、茶叶、枣和蜂蜜等经济作物可以很快运抵港口和机场。以往的贫瘠边境,如今已经成为巴基斯坦重要的物流集散地。
  据了解,除了土地政策和日益改善的基础设施,进驻开普省的中企还将获得土地租赁补贴、减免企业所得税、减免运输费、减免进出口关税等优惠政策。
  哈桑·达乌德·巴特期盼中国投资者的到来,“希望中企尽早建设无口蹄疫区,在开普省投资食品加工园区、屠宰场、农业经济特区,特别是欠发达地区,这些地区将会提供巨大的投资回报。”
  对此,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农融表示,中方愿与巴方加强沟通协调,尽快完成樱桃、马铃薯等农产品检验检疫程序,加快口蹄疫无疫区建设,实现更多巴农产品及牛羊肉制品进入中国市场的目标。
  人均一公斤的产业
  其实中巴之间的农业合作由来已久。以茶叶为例,两国合作可以追溯到四十年前。穆罕默德·库尔希德(Muhammad Khurshid)是巴基斯坦曼塞拉地区茶叶种植园的代表,他告诉记者,当地茶叶种植园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的支持下建起来的。
  据了解,巴基斯坦年人均消费茶叶超过一公斤,但是本地种植茶叶非常少,大量茶叶从东南亚和非洲进口,仅去年一年,巴基斯坦进口茶叶将近6亿美元。穆罕默德·库尔希德认为,在巴基斯坦本土扩大茶叶种植和销售,不仅可以减轻巴基斯坦外汇压力、创造就业,而且还可以减缓土壤腐蚀。“种茶对我们的生态环境十分有益,这与中国的发展理念相同。”
  中巴两国还成立了茶叶合作中心,展开茶叶研究和种植。“多年来,我们在技术、投资、贸易方面持续获得中国的支持。”穆罕默德·库尔希德期待未来能充分利用中巴经济走廊机遇,进一步深化中巴茶叶种植和加工领域的合作。
  不仅是茶叶,巴基斯坦的其他经济作物,比如椰枣、蜂蜜、乳制品等领域,也有中国企业的身影。出席中巴农产品加工合作交流洽谈会的就有很多中国蜂蜜企业,其中不乏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中企。北京知蜂堂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南美、中东和中亚各国都曾进口蜂胶和蜂蜜材料,该公司供应总监郭启在了解巴基斯坦蜂蜜质量后,也表达了同巴合作的意向。
  巴铁的渴望
  巴基斯坦不仅希望中国的企业进入巴基斯坦,同时也盼望着本国的产品能出口到中国,巴基斯坦市场经济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阿里·萨勒曼(Ali Salman)用两个反差巨大的数字表明了他的渴望。
  巴基斯坦目前对中国的食品出口额不到500万美元。另一方面,中国2019年从全世界各地进口了大约908亿美元的食品(商务部数据)。阿里·萨勒曼希望巴基斯坦食品能争取到更大中国市场份额。
  除了巴基斯坦传统的水果、大米等出口优势产品,橄榄油也是巴基斯坦近年来也大力发展新的经济作物。
  在橄榄油领域,西班牙是当之无愧的“橄榄油王国”,年产油量约160万吨,占世界总量的50%。而中国作为近年来橄榄油消费增长最快的国家,95%的油类产品都来自欧盟国家,其中西班牙就占到了80%。
  巴基斯坦是亚洲主要的橄榄油产地之一,同样也紧盯中国这个庞大的消费市场,“西班牙只有260万公顷,却供应了全球近一半的橄榄油。巴基斯坦有440万公顷土地适合开发,这都是机会。”阿里·萨勒曼认为。
  巴开普省约有4000万棵野生橄榄树,通过嫁接能变成可食用的橄榄树。这需要来自巴政府或私营企业的巨额投资,中国企业应该如何参与?巴基斯坦橄榄专家阿蒂夫·哈尼夫(Atif Hanif)表示,中国企业可以与土地所有者合作,“搭建起整体产业链,发挥巨大作用。”
  潜力能否转化实力
  在6月23日举行的中巴农产品加工合作交流洽谈会上,出现最频繁的一个词汇就是“潜力”,具体体现在:出口有潜力、合作有潜力、增长有潜力……为此,两国业内人士持续寻找中巴产业的契合点。
  沙·法曼甚至洽谈会上用恳请的语气来寻求帮助:“我请求在座的专家们,帮助制定计划,如何将巴农业潜力转化为出口或商业实力,成为收入来源、外汇来源。”足见其寻求与中国合作的迫切之情。
  中巴农产品加工合作交流洽谈会是中巴农业与产业合作信息平台研讨会的第四期活动,为中巴两国行业科研、生产等方面的成果与需求创造交流与合作契机,助力两国农产品加工行业互利共赢。
  合作的空间是客观存在的,当前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已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聚焦产业和农业合作。两国在农产品贸易、精深加工、冷链仓储和扩大种植等方面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发展空间广阔,对巴基斯坦尤其意义深远,阿卜杜勒·卡里姆·汗说:“加强中巴农业合作是巴社会经济发展战略的一部分。”(中国经济网记者 贾玮)

(责任编辑:段常颖)

百度